信息搜索
 
最新信息
1  怎样欣赏蔚县剪纸
2  温明英面塑作品获中国
3  冯骥才:非遗保护需要
4  中国“二十四节气”正
5  中国不缺少工匠&nb
6  非遗保护的3.0层级
7  海阳大秧歌
8  再谈剪纸类别的划分
9  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
10  我与剪纸
热门信息
 锣鼓经-九龙翻身(滨 18101
 滨州民间剪纸(滨城区 15689
 胡集书会(惠民县) 15057
 博兴柳编(博兴县) 12660
 芝麻酥糖  12530
 莲花灯制作技艺(滨州 12382
 洪福园庙会(博兴县) 12002
 碣石山古庙会(无棣县 11940
 葫芦刻画(阳信县) 11757
 阳信泥塑(阳信县) 11465
信息内容
 

鲁北平原的秧歌
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:守 望 发布时间:2012/3/6 10:34:06 阅读:797次 【字体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青年河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锣鼓敲起来 秧歌扭起来
    2007年春节期间,在乡下老家,刚刚过了正月初三,小女儿就出去找她新认识的小朋友去了。不一会儿,我的朋友打过电话来,说他的女儿带着我的女儿去西董村学秧歌去了。我的女儿十虚岁,他的女儿长我女儿一岁。
    在我的记忆里,看秧歌是近几年的事情。西董村的秧歌已经断了几十年了,如今,村里的老人们张罗着重新跑起了秧歌,他们的日子富裕了。秧歌的锣鼓声隔着青年河传了过来——热烈、奔放。
    在黄河岸边鲁北平原的惠民县,一二百年来,有几百个村子扭过秧歌,足迹遍及周围1300平方公里。这里60万人民中的数万人参与了这盛大而又壮观的生命之舞,真正是:锣鼓敲起来,秧歌舞起来,火红的日子过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秧歌的故乡
    这是秧歌的故乡。
    惠民县的民间舞蹈形式主要有大鼓子秧歌、花篮秧歌、落子、高跷、龙灯、芯子、竹马、旱船、马叉、花棍等,参加这些舞蹈的人员多、声势大,元宵节前后天天不断,秧歌队东村出西村入,相互邀请,彼此观摩。历史上,这里的数百个村有秧歌,比较有名的是:惠民镇,花家堡的狮子舞有百年历史,东信的高跷历史久远;何坊乡,大吴村的高跷已延续200多年,勃李村以蟹舞为主,还有大头娃娃、打花棍、跑龙灯、旱船等;胡集镇,河北王村的高跷、西董村的秧歌;魏集镇,魏集村的龙灯、姚家口的罗汉、老君堂的芯子、邢董的高跷;姜楼镇,八大户、王家集的高跷,北郭、张八、河西马的旱船,西郭、黄新庄的落子,官道冯、闫大庄的龙灯狮子,刘盘石的爬刀山,大赵村的鼓子秧歌;辛店乡,前左的竹马、夹河的旱船、第三堡的芯子均有百年历史,文寨、刘集的民间秧歌每年正月十五都走街串村表演;李庄镇,东牛、邢西的狮子舞,大刘村、肖家、朱家、大孟、狗皮苏的高跷、旱船均有百年历史,大姚村的马叉、洼里吴的落子和聂索邢的大鼓子秧歌、旱船,周西、周东、王西的跑秧歌和张家、前王的民间秧歌非常有名;淄角镇,狮豹刘的大鼓子秧歌,帽王、西张六的寸子秧歌,东李的旱船有百年历史,前韩的龙灯和大湾的芯子、大鼓远近闻名;皂户李乡,菜园刘村的花篮秧歌绚丽多彩。另据惠民县文化馆馆长杨子玉调查统计,盛行跑花篮秧歌的村子就有21个,当年的盛景可见一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众人之舞
    “跑秧歌的时候,全村人都得参加,一家至少出一口人,有的户要出好几口人呢。”石庙镇石庙李村的李吉银说。他是村里秧歌队的组织者,60多岁。“原先,如果大人见秧歌队里没有自家的孩子,会觉得在村里抬不起头来,人们都觉得跑秧歌是光荣的事情,现在有些变了,但无论怎么变,家家都得出人,不出不行。”李吉银说得很坚决。
    在姜楼大赵村的调查中,当我们问一位青年妇女在秧歌队中扮什么角色时,她说自己忙得没时间参加,问为什么,她说在家里为秧歌队忙前忙后地做后勤。而在皂户李乡菜园刘村,扎花篮则是全村的事情,分下去,家家户户都扎。可以说,一支秧歌队牵动着一个村。
    2007年8月的一天,我们去看旱船。在姜楼镇田集村一个不大的院子里(过去是村小学,现在是村委会),我们4月份来的时候,院子里杂草丛生,北屋里放着几个船架子;而现在,小院子的地面上已经铺了砖,北屋里的船架子已经变成了色彩艳丽的彩船,共12只。不一会儿,小院子挤满了人,架船、换装、抬鼓……忙做一团。有两个小孩子在吹一个大海螺,我要了过来,放在嘴边,几次努力都没吹响。“这叫大鳖列(音),是旱船队伍集合人用的,晚上声音能传十五里远,大家一听,就知道是田集的。”村委会的田书记指着大海螺对我说。他还告诉我们,这些船是十几个老太太扎的彩绸,年轻人扎不了,但他们也不闲着,阴天下雨不能下地,就凑在一起练练步法。当时为了办旱船要捐款,一会儿工夫就捐了4000多元。大家心里都明白,这是大家伙的事情,谁也不能拖后腿。说这些的时候,田书记乐呵呵的,脸上满是自豪。
    皂户李乡菜园刘村是花篮秧歌的故乡。村里的老人李仲岭痴迷花篮秧歌。他说他都70多岁了,村上的人们还叫他孩子头,就因为他喜欢花篮秧歌。他这样对我们说他喜爱的花篮秧歌:“为了劳动一年乐呵乐呵,为了不赌博、不闹事,让老少爷们儿和气,也得跑。”
    是的,当我们沉浸于秧歌表演的热烈场面时,或许我们已经忘记了它是一个有着100多口人的庞大的表演团体,那么多人,有的跳,有的舞,有的庄严,有的诙谐,有的打斗……可以说是百态毕集,却又乱而有序,这不仅缘于它程式化的动作,还在于全体参与人员的密切配合以及心灵的沟通。在秧歌表演队伍里,我还看到一张张年轻的脸,他们都是放假回家过年的大学生,在与同村的叔叔大爷和兄弟姊妹们自娱、娱人的同时,他们也深深地感受着家乡的特色文化。喜悦、自豪之情,洋溢在他们意气风发的脸上。
    我仔细地看着那些舞蹈者——那艳丽的服装,那震天响的鼓声,这是劳动的场景,这是喜不自禁的人群。此时此刻,平日里一身泥水的父老们穿着体面、风光,他们因劳动而疲惫的身影欢呼雀跃,他们那一双双粗大的手掌灵动如飞,在他们舞蹈之中,是一个个个体生命的张扬与激越。他们舞给自己看,舞给别人看,他们用劳动的身体自语、自赏,他们用劳动的身体来呈现、释放,是自娱也是娱人,而在此过程中,他们沉醉于丰收的喜悦,沉醉于自己创造的文化成果,沉醉于自我价值的实现。
那些歌
    秧歌原本离不开歌。我见到了那些歌,可惜,我没有听到。我翻开的是《惠民县民间歌谣》,里面有杨子玉馆长调查搜集整理的花篮秧歌曲:
    一首歌词为:打起锣鼓就扭起来,咱把花篮颤颤悠悠地端起来。朵朵鲜花开呀开不败,姐妹们把花献给哪一个哟?鲜花挂在谁胸怀?把花献给军呀军属们,送子参军多光荣呀,锦上添花更光荣。
    咱把秧歌就扭起来,花篮颤颤悠悠地挑起来。朵朵鲜花开呀开不败,姐妹们把花献给哪一个哟?鲜花挂在谁胸怀?把花献给解呀解放军,解放军保家卫国立功勋呀,功上加功更光荣。
    再把秧歌就扭起来,花枝颤颤悠悠地拿起来。朵朵鲜花开呀开不败,姐妹们把花献给哪一个哟?这朵花儿谁来栽?把花献给全村老和少,父老们团结互助搞生产呀,粮棉丰收都发财。
    另一首歌词为:花篮挑在肩,牡丹花儿鲜呀,鲜花送亲人,表表咱心愿,献给亲人解放军哪,卫国保家园。    ……
    当我问几位老人是否会唱时,他们说年纪大了,好多年不唱,已经忘记了。零零碎碎的,有几个老人在回忆着,但刚刚开头,就煞了尾。那些好听的歌已经远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些人
    总是要说到那些人。这个时候,我内心里充满敬意。
    他们因自己的技艺,因自己的热心,才给我们留下了今天的秧歌。可惜,我们来得有些晚了,那些人已经渐次凋零,只存在于一些老人的模糊记忆之中;所幸,我还能看到一些痴迷者,也正是他们,才使得我们得以享受这粗犷、激情、宏大的群舞。
    凋零者李鸿魁。据李仲岭老人讲,李鸿魁以舞龙闻名,在某年正月十五的秧歌表演中,看到别人耍得不好,就抢过龙珠上了场,不想因为心脏病而死去,村里为此给他开了追悼会。李仲岭、张丙金(两人为组织者)因此而发誓三年不跑秧歌,三年后,才开始跑,秧歌队每次路过李鸿魁的坟墓,都要停止行进,在其坟前表演以示怀念。
    凋零者王学明。当年,姜楼镇田集的旱船(1953年停办)闻名周边,其头船王学明架起船来,在船头船尾各放一碗水,跑起来水一点儿都不洒,其技艺之高可见一斑。
    延续者李吉银、李绍斌。石庙李村的秧歌已经中断了20多年,现在都已60多岁的李吉银、李绍斌是村秧歌队的组织者,其中李吉银在2007年春节期间,教授了17个年轻人学习秧歌;李绍斌因为身体不好而做了秧歌队中的指挥,这是他的首创。秧歌表演都是按照一定的表演程式(如伞领鼓、棒拉花等)进行的,没有指挥一说。据李绍斌介绍,因为村子里的秧歌中断多年,一些动作要领已经忘记,就只好临时在秧歌表演中加了风哨(指挥花伞)和吹哨(指挥丑伞),并外加八个牌。他的创新对于秧歌的迅速恢复具有积极意义。
    延续者王宝光。2007年初,田集村想恢复秧歌,由于多年不搞,只好从外面请了老师来教。本村人、原先在县城某企业工作的36岁的王宝光看到了,说老师教得不行,于是村子里就让他教。据王宝光介绍,他还计划在表演中加进民歌,并自创新的花样如五角星、大团结、同心圆、八卦图等。
    还要说说我未能谋面的杨子玉馆长,他也离我们远去了。他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资料,虽然那些纸已经发黄,但无法消失的是他留在纸上的劳动。
    在他们的身上,我看到的是辛勤的汗水以及创造的智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表于《中国文化报》

 

 
 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QQ:1738935556  邮箱:bzfeiyi@126.com  版权所有:守望   技术支持:滨州网络公司 备案号:鲁ICP备14025128号
滨州非物质文化遗产
非物质文化 山东非物质文化遗产
最新赌场登录平台-最大赌场官方网站-可靠赌场官方网址